大年初二回洛阳看望姥姥

[ 2005/02/10 23:07 | by gOxiA ]
| |
早上9点左右坐上火车前往洛阳,车上的人真多啊,不过心情还算愉快。

车厢中还遇到了外国友人,不过他的中国姘头的素质确实不怎么样,实在不敢恭维。

我们在洛阳东站下的车,搭车前往小姨家,具体什么位置我现在也忘记了,反正觉得很远。

看到姥姥,心情突然好沉重,她老的身体确实不如以前,回想以前她的身体状况,唉!这根姥爷的去世,我老妈的病倒有很大的关系,到现在她老还不知道她孝顺的大女儿,我亲爱的老妈早已不在人世,没敢跟她老说,怕……怕她承受不了再………………她老一提到我妈的状况,我就推诿或离开,因为我怕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感情。姥姥的面色明显苍白,不知道是不是跟她血压低有关系,实在写不下去了,感觉泪瞬间就涌了出来,不提了不提了。

几个姨还都不错,看他们过得还都好,我妈她家唯一的弟兄就我舅一个还早年过世,唯一的独苗我老弟,也因为当了蛊惑仔犯了重案,被判入狱12年。否则他小子今年也可以在家里当个顶梁柱,不过他实在可惜了,长了那叫帅,那叫cool,是不少女孩喜欢的对象。希望他在狱中能好好改造,等他出来了,我会全力扶他走上人生的新旅程。

大弟也不错,年前我们谈过话后,他就奔赴武汉去完成了自己的专业认证,好像是珠宝鉴定类的,小子有出息。

饭中饭后酒就没有停,先喝了两杯白酒,又喝了一杯黄酒,接着就狂喝啤酒,因为喝完又买了另外一捆啤酒继续喝,喝着聊着天,就把自己喝醉了,听说大弟当场喝翻,我坚持着回郑州,去火车站的路上,我发生了意外,我和一辆车挂住了,其实是那辆车冲着我就开过来,非常的嚣张根本不管我们路人,所以当时一恼火,一拳上去把车玻璃给砸了,后来车主下车,我才看到原来是个比较,不对是个极度SB嚣张的年轻女人,冲着我就嚷,呵呵!一脸的让人见到就想打得女人。

后来老姐拉住我就走,女的反而在后边跟着打电话找人要弄我事儿,奇怪了!洒家当年也是很凶猛的一汉子,岂能被这种场面吓唬,没办法喝醉了,手也狂流血,否则我非抽她丫的贱人,开着个车就很牛么?就能不管路人路过十字口直冲么?

老姐拿创可贴解决了一下我手的问题直拉我就奔火车站,怕出事,后来的事情我就全部忘记了,怎么上的火车,怎么在火车上睡得觉,怎么下的火车。

回到住处后,还和朋友大吵一架,弄得很不愉快,还出动了家里人,后来我回了家。这一天过得………………
天天琐记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308)
发表评论
昵称 [注册]
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
电邮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