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1995年4月15日。我、腰子、老四,我们三人一起早上5点从洛阳涧西区武汉路的路口出发,骑自行车前往郑州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个人极限挑战, 历时12个多小时到达当时的郑州市荥阳县(现在是荥阳市)。

当初我们三个人觉得过牡丹花会实在没有意思,我提出骑自行车去郑州,我们没有地图没有路线没有照相机,晚上把老姐的山地车给撬开我骑,我的永久自行车让老四骑,腰子有自己的山地车。爸妈不在洛阳,只得向腰子老爸借了200元当作资金购买吃的、水、烟(呵呵,当时都是偷偷的吸烟)为了避免紧急情况我们还准备了葡萄糖,关键时候可以输液(老四家是医生)。早上4点多起来,我们还在犹豫到底去不去,经过思想斗争之后,我们出发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清晨还是蒙蒙漆黑,街上能见到保洁工在扫马路,那年城市的空气还是很新鲜的,现在回忆我还记得,那早出发时天上还打了一个闪雷,后来竟然是晴天,他们都说是幻觉,但我觉得不是。

7点左右,我们骑出市区,哈哈老四竟然在道口摔了一跤,这一摔不当紧,自行车坏了,但是还勉强能骑,就是脚踏总是磨,咯噔咯噔的,这时天已亮起来。

骑过堰师就进入了巩义,我们却迷路了,不知道该怎么走,在我的记忆力,长途车要经过一段山路(那时候可没有高速,从洛阳到郑州坐车要5个小时),我们决定问问路边的住户,看来我的记忆没有错,我们要开始最艰难的路程。

我们途中休息过几次在盘山路上我们还抓着拖拉机走,但是我没做,我感觉那是危险的。由于天气开始炎热我们无奈用葡萄糖洗脸。呵呵!最后我们终于进入巩义市区,那是一个大的下坡,在高速下坡中,老四的自行车再次出现问题,车胎严重受损,内胎和外胎被划开大约4厘米的口子。无奈,我们只得找最近的一个路边修理店修车,花了好象4元还是7元,记得当时我们吃火腿肠,那个修车的老汉竟然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接下来,我们传过巩义市里,大家都被我们这身装饰给吸引,我们三个除腰子以外都是秃头,那天我们冲动之下集体剃得。可惜这次挑战老大没来!

经过平坦的公路后我们到达了我的老家荥阳(三国时期的古战场)。到大姑家时已经下午5点多,我们的到来让他们为之惊讶,哈哈。我们竟然安全快速的到达了,只不过我们当初的目的地是郑州,而荥阳距离郑州还有30公里的路程,我们所走的距离大约在120公里左右,记不得了。

当晚我们三人找了个通宵的录像厅看了一夜录像。第二天驱车前往郑州,这次历程就这样完了。事后大约2年,老妈有一次提到此事,说经过这事之后才觉得我真的长大了。而借的钱专门由我小姨送到我当时所在的私立学校教给我。之后,跟老妈去广州,我专门花500多买了一部理光30D相机,已经算不错的了。

一晃10年过去了,今天腰子来郑州,我们提到了此事,感慨了一番。不过自我感觉也就是经历了这些,我才能坚强的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我对自己的评价还是很高的,因为年少时我们曾经勇敢过、坚强过、努力过、疯狂过。

天天琐记 | 评论(0) | 引用(3) | 阅读(2404)
发表评论
昵称 [注册]
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
电邮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